關於部落格
健康
  • 291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激光治療近視眼,手術失敗會怎么樣?

提問: 激光治療近視眼,手術失敗會怎么樣? 問題補充: 医师解答: 近視激光手術安全問題調查 南方周末   2005-06-09 14:57:50 在做手術前必須對患者進行仔細的檢查,并不是人人都適合做這種準分子激光手術 本報記者 柴春芽 攝      □本報駐京記者 徐彬    在做近視激光手術的患者中,約占一成的患者需要“返工”。這個數據與英國《眼科學》雜志公布的10%的失敗率基本一致。而在一些條件較差的醫院,成功率甚至低于70%。那么近視眼準分子激光手術的安全性到底如何呢?        像魔術一樣的手術  5月19日下午2點,北京同仁醫院眼科中心屈光專科。如同往常一樣,30平方米的候診室里擠滿了患者。他們并不是普通的眼病患者,而是一群在醫學上被稱為屈光異常的人,近視、遠視或者散光———入眼光線經過角膜和晶體的折射后不能聚焦在視網膜上。  在這里,準分子激光手術將重塑他們眼角膜的曲率。外科醫生利用的是波長在紫外光譜內的一種不可見光,它可以非常精確地打斷角膜細胞的分子鍵,使角膜組織汽化,而對其他組織不會產生絲毫熱損傷。  手術室從下午1點正式開放,一直做到將近5點結束。記者看到,患者十幾人一批,魚貫而入,魚貫而出。  盡管手術需要雕磨玉石般的精細技巧,但時間卻是難以想象地簡短。從眼部麻醉到結束,只需大約5分鐘的時間。檢查室的一位護士說,這個下午總共做了60例患者,“差不多每天都是這樣,少的時候也有20-30人。”  候診室的墻上,掛滿了“患者須知”。一篇《目前廣泛開展的準分子激光手術》介紹說,在準分子激光角膜切削術(PRK)、準分子激光上皮下角膜磨鑲術(LASEK)和準分子激光原位角膜磨鑲術(LASIK)三種術式中,適用范圍最廣、迄今被臨床證實最為安全有效的是LASIK。  來自河北的近視患者劉曉明排在了這一天的最后一批。兩天前,她專門從老家趕到北京同仁醫院檢查,在排除了各種手術禁忌癥后,醫生為她選擇了LASIK。這次手術花費了她大半年的工資:一只眼4368元,加上手術前后的檢查用藥,總共在9500元左右。而如果是在老家做,至少可以節省3000元。  “我沒敢在小醫院做,最近不是說有很多做過這個手術的人都需要返工嗎?”剛走出手術室的她說。  第二天,她發現看電視時已經不用戴眼鏡了,電話里她欣喜不已,“真是像魔術一樣,醫生說我的視力能恢復到1.2。”但隨即,她又開始對傳聞擔憂。    返工潮令人擔憂  “返工潮”的消息首先來自上海。15年前,針對近視眼的放射狀角膜切開術(RK)曾經風靡一時。但是幾年后,許多接受了這項手術的患者開始出現嚴重的術后并發癥,導致視力回退。媒體說,在上海的一些三甲醫院眼科,一年內重做手術的數量要超過600人,并且以每年20%的速度遞增。  在北京,情形同樣不容樂觀。最近有報道說,在一些醫院,“每月來做近視激光手術的人有1000多人,而同時做‘返工’手術的患者就有近百人”,約占患者總數的一成。  由此帶來的疑問顯而易見:雖然15年前興起的RK技術因其自身的缺陷早已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安全的PRK、LASEK或者LASIK,但在15年后這些技術會不會步RK的后塵?  在早些時候,國際上也傳來類似警告。去年12月15日,英國臨床優化研究所(NICE)公布題為《關于LASIK手術治療屈光不正的指引》的報告指出,對廣泛的使用來說,目前證據太少,還不足以表明這種手術方法的長期安全性,LASIK不應作為臨床常規使用,不應該在不做進一步研究、不經批準的情況下納入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  在報告中,NICE還統計了四項臨床數據,發現術后出現角膜瓣溶解、角膜瓣過薄、角膜瓣位置偏離等有關角膜瓣問題的發生率大約是4%,角膜燒灼感的發生率為5%,角膜組織增生的發生率約為2%。  《星期日泰晤士報》搶在NICE報告發布之前對此進行了報道,它還援引美國新澤西醫學院的赫什(PeterS.Hersh)博士發表在《眼科學》上的論文數據,稱此類手術的二次手術率為1/10,而不是許多廣告中所說的1/1000。這篇報道在世界范圍內引起震驚,被稱為“英國叫停準分子激光手術事件”。  隨即,英國廣播公司也做了跟進報道。NICE的介入醫療咨詢委員會主席布魯斯·坎貝爾教授在接受其采訪時說,因為視力矯正可以通過戴眼鏡或隱形眼鏡這樣安全的方式解決,因此任何對眼睛有風險的治療方法如LASIK都需要特別關注。  坎貝爾教授還警告說,有少數人在接受LASIK手術后視力更差了,眼科專家正在關注這種手術可能的長期副作用。  不過,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顯得更為客觀,它還采訪了多位臨床醫生,他們對NICE的報告普遍表示失望。  美國的眼科手術界同樣反駁了NICE的報告。2004年,美國有120萬例眼科激光手術,而英國只有10萬例,USAeyes在其網站上諷刺說,如果術后并發癥的發生率真有那么高,首先發現的也應該是美國。    新的結論?  國內媒體的報道,再次引發公眾對準分子激光手術的質疑。從5月20日起,記者先后致電NICE、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醫院視力中心以及《眼科學》雜志那篇論文的作者赫什博士。  5月26日,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醫院視力中心主任謝拉茲·達亞(SherazDaya)博士以電子郵件回復了本報的提問。  記者:目前LASIK在英國的臨床應用如何?公眾是否接受這項手術?  達亞:LASIK在英國不如其他國家流行,原因有幾方面,一是英國人天性中的保守傾向和對安全的過度關心,二是LASIK還沒有進入NHS(相當于福利醫療———編者注),英國人不習慣于在醫療方面花自己的錢。  記者:這個手術的長期安全性有保障嗎?  達亞:只要醫療程序正確,病人沒有禁忌癥,就沒有問題。  記者:但是NICE已經提出了警告。  達亞:NICE的報告非常差勁,用的數據很舊。由于沒有新數據包括進去,因此關于“英國臨床實踐經驗很少”的推論是不正確的。NICE的報告并沒有充分考慮到英國在這方面的水平和實踐經驗。據我了解,有關問題正在重新評估之中,我們相信新的結論應該是不同的。  記者:《眼科學》曾經發表文章,說需要進行二次手術的患者達到1/10,在你們的治療中心,這個數字是多少?  達亞:二次治療或修正并不算是失敗,這是以前人們的誤解。幾年來,我們自己中心的手術二次治療率為2%,引進飛秒激光角膜板層刀技術后,現在進一步下降到0.5%。我個人認為,如果現在還有10%(的失敗率),將感到羞恥,在2005年,不希望在一些好的醫療中心發生這種現象。  記者:你現在對這項技術有什么新的看法?  達亞:這項技術非常好,是代表未來方向的技術,我們能夠利用這項技術改變那么多人的生活,是真的令人難忘啊!  赫什博士也否定了人們對其文章中1/10的誤解,“我說的10%是二次手術率,它經常用來達到更好的視力效果,現在LASIK發生并發癥小于1%。”  NICE則表現得極其謹慎。在多次聯系中,公共關系經理伍德沃德均表示,坎貝爾教授非常重視,“正在研究你的采訪問題,將在稍后給予答復。”    問題依然存在  在NICE的報告公布后,中國的眼科學界在兩個月前也組織了一次討論。中華醫學會眼科分會主任委員趙家良說,他們的主要觀點都發表在今年第5期《大眾醫學》雜志上,“目前沒有新的補充”。  LASIK是目前世界公認的最安全、有效的屈光手術,這一點,他們并沒有異議,但“手術是否能成功,與手術設計、醫生技術水平、激光設備好壞等因素密切相關”。我國于1993年引進PRK,隨后又開展了LASIK,總體水平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而一些水平低、條件差的醫療機構也在開展準分子激光手術,通過低價競爭,這種現象讓人擔憂。”  趙家良教授估計,近兩年在國內做過這項手術的患者超過100萬。他說,其實任何手術都有風險,準分子激光手術也一樣,而且它只是一種錦上添花的手術,不是非做不可,患者在選擇時一定要慎重。  在同仁醫院眼科中心屈光專科的術前知情同意書上,就羅列了21項可能出現的嚴重后果:如遇嚴重感染,需要異體角膜替代,以至嚴重影響視力;存在過矯、欠矯和屈光回退的可能;病理性近視有時術前無法確定,有出現術后發展的度數比原有度數更高的可能;任何屈光程度的患者均有二次手術的可能……  “雖然手術并發癥出現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我們要把這些情況清楚地告訴每一個病人,準分子激光手術也是一種微創傷手術,不能使100%的病人均能達到預期的效果。”這個專科的副主任周躍華博士說。  不過,醫生本身的技術掌握、設備的可靠性和醫療程序的規范執行,也可以讓LASIK這樣精細的手術趨于完美。據周躍華提供的數據,同仁醫院一次手術達到預期效果的比例占到95%以上,從1993年至今,沒有出現嚴重的并發癥。  “二次手術并不等于失敗,因為每個病人本身的條件不同,而有些手術本身的設計就是分二次完成,如年齡較大的高度近視患者。”他說。  但一些地區顯然在安全性上存在漏洞。5月16日-19日4天的時間里,同仁醫院就收治了3例嚴重的LASIK并發癥患者。在他們的病歷上,周躍華寫下了“角膜瓣破碎”、“角膜瓣溶解”的診斷,而原因他并不愿意過多解釋,“因為處在同仁這個位置上,不便評說其他醫院。”  像這樣的手術失敗病例,同仁醫院每年都要遇到上百次。《大眾醫學》披露,“一些醫院的成功率在70%以下,情況不容樂觀。”一個在業內已經不是秘密的秘密是,一些醫院為了降低成本,直接購買了國外的二手設備。  (王丹紅對本文亦有貢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