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健康
  • 291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到醫院一點小毛病就得九九一十八項檢查,我可真是受不了,你有過相同的經歷嗎?

提問: 到醫院一點小毛病就得九九一十八項檢查,我可真是受不了,你有過相同的經歷嗎? 問題補充: 医师解答: 醫療鑒定:誰來把守公平關央視國際 新華社杭州6月14日電(記者張樂、汪林義):同一起醫療糾紛,兩家鑒定機構竟然得出截然不同的鑒定結論——這是記者最近在浙江省麗水市發現的怪事。作為保障醫療公平的最后一道關口,醫療鑒定機構是否中立、鑒定結論是否公正,再一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兩家鑒定機構 結論迥然不同   2004年4月20日晚,浙江省麗水市58歲的婦女桑美珍因腹痛、胸悶、惡心、陣發性劇烈嘔吐到麗水市人民醫院急診科就診;6個多小時后,患者在這家醫院死亡。第二天下午,在死者家屬的強烈要求下院方出具了死因結論:患者由于急性胃腸炎的惡心、嘔吐,使血壓增高,導致急性左心衰發作,心源性猝死。   桑美珍死后,遺體被送至浙江省病理尸體解剖中心解剖。專家們在左腎上腺發現了一個體積達半個腎大小的嗜鉻細胞瘤,并由此確定,桑美珍死亡的真正原因是驟發的嗜鉻細胞瘤危象并發急性高血壓和肺水腫等嚴重并發癥所致。   就診治過程是否得當?醫患雙方產生了分歧。為此,7月18日和9月13日,浙江省法會司法鑒定事務所(以下簡稱“事務所”)和麗水市醫學會(以下簡稱“醫學會”)分別進行醫療鑒定,結果卻大相徑庭。前者認為:診治醫師對患者臨床表現認識不足,始終未給予B超及其他相關手段檢查,生前作出及時診斷和處理,或許可將病情挽回,患者的死亡與醫方醫療行為有一定因果關系;而后者則明確表示本案不屬于醫療事故。   鑒定材料之爭 暴露監管真空   對于事務所的鑒定,醫院方認為,這是由患者家屬單方面委托進行的,醫院方毫不知情,且家屬方提供的鑒定材料不全面,很難得出客觀公正的鑒定結論。   然而,記者在比對了兩家鑒定機構的資料后發現,患者家屬提供的所有材料,在醫學會的鑒定材料中都有。同時,醫院又單方面向醫學會提供了一些他們認為全面的資料,其中包括一份長達24頁的病歷記錄,內有24小時入院死亡記錄、死亡病例討論記錄、病程記錄、沒有患者及其親屬等簽名的患者授權書和知情選擇書等。   讓人奇怪的是,醫院提供給醫學會的鑒定材料,與封存病歷中的記錄單有明顯出入。鑒定材料上,所有的病案號和住院號均是事后手工填寫的,而封存材料里這些編號均是打印的。鑒定材料上詳細填寫了住院病歷首頁,而封存的原始件中這一頁沒有一個字。鑒定材料中還有一份4月22日的臨時醫囑記錄,而患者實際上已于21日死亡。   另外,診治過程全程在場的患者家屬還對醫院提供的材料提出質疑,認為增加了根本就沒有實施過的診療行為記錄,如電話通知麻醉科醫師氣管插管、心內科醫師會診、臨時醫囑中部分時間段的記錄等。   醫院院長徐向東對記者解釋鑒定材料與封存病歷的出入時說,有些病歷在搶救病人時來不及記錄,是事后才補上的;而封存內容不完整,是因為病人家屬搶奪病歷之故。他還表示,醫院單方面遞交的資料是主觀病歷,病人是沒有知情權的,醫院沒有必要提供給病人,自然也無須封存。而根據《醫療事故處理條例》規定:發生醫療事故爭議時,死亡討論記錄、疑難病例討論記錄、會診意見、病程記錄應當在醫患雙方在場的情況下封存和啟封。   令人蹊蹺的是:就在徐向東表態后的第三天,院方給記者傳來一張派出所出具的證明,稱醫院已盡告知義務。這份落款2005年5月21日的證明材料稱:醫院當時曾提出是否封存包括24小時入院死亡記錄、死亡病例討論記錄等在內的病歷資料,是家屬方認為沒有必要,才未予封存。但記者在求證家屬方時,得到的卻是否定的回答。   對于死者家屬對醫院單方面遞交材料的質疑,醫學會秘書長王昌桂告訴記者,他們的職責范圍是根據資料內容判斷是否構成醫療事故,而材料是否真實,鑒定專家沒有義務進行判斷。這一解釋也就意味著:對醫療事故鑒定材料的真實性認定上,處于無人監管的真空狀態。   是“誤診”還是“某些不足”   醫患雙方爭論的焦點,還集中在醫院是否存在誤診上。而對于這一點,兩家鑒定機構的看法也南轅北轍。   根據尸體解剖報告和專家的鑒定結果,患者家屬認為,患者生前曾多達10次來醫院門診就醫,在這長達1年多的時間里,均被當作原發性高血壓、Ⅱ型糖尿病來治療,從而形成長期誤診、誤治;患者最后一次診療,醫生僅憑患者及家屬的部分敘述就診斷腹痛待查,盲目給予消炎解痙治療;直到患者死亡后第二天,醫院開具的死亡結論還是急性胃腸炎引發的并發癥導致猝死。   而醫院副院長、原急診科主任樓天正則認定這不算誤診。他解釋說,嗜鉻細胞瘤的發生率僅百萬分之二,由于許多的表征不明顯,50%-75%的嗜鉻細胞瘤病人生前未能診斷,醫院在急救時沒及時診斷出來很正常。但記者從醫院提供的材料中發現,2002年-2004年間該院確診并治愈的此病患者就有4例。麗水市中心醫院從1997年至2000年也治愈了5名嗜鉻細胞瘤患者。相關專家認為,這家醫院的醫務人員對嗜鉻細胞瘤并不陌生,是完全可以發現的。   據患者家屬反映,患者4月20日晚到醫院就診至翌日0時25分被收治入院搶救期間,急診值班醫生除了初診時為患者做簡單的體檢外,沒有進行任何輔助檢查;在輸液觀察過程中也沒有積極地觀察病情變化;直至病情惡化死亡,沒有一個醫生考慮到嗜鉻細胞瘤的可能并為患者做B超、CT等常規輔助檢查。患者家屬曾提請過醫生進行CT檢查,得到的答復卻是沒有必要。事務所鑒定書也認為,患者身上的嗜鉻細胞瘤已超過半只腎臟大小,用最方便、易行又價低的B超檢查就可以查明。   患者的兒子周偉建說,在當晚急診長達兩個多小時的觀察過程中,院方只有兩次病情記錄,重要的生命體征和病情變化沒有及時記錄,也沒有入院診斷和醫囑;部分醫療文書上還多次出現記錄錯誤,如血氣分析報告單上報告時間早于采樣時間,標本檢查嘔吐物竟然寫為大便。護理記錄顯示,患者在急內病區5號床的停留時間共計1小時20分鐘,卻沒有病歷、入院記錄和任何醫生的記錄,轉入ICU后也沒有病歷記載,僅有的2頁醫囑單上也沒有醫囑執行者的簽字,且醫囑時間嚴重錯誤(醫囑記錄單時間為4月22日,此時患者已死亡近20小時)。   而這些質疑,在醫學會的鑒定書中被認為不構成誤診或僅是某些不足。   和諧醫患關系呼喚中立鑒定機構   2002年9月1日前,處理醫患糾紛的依據是《醫療事故處理辦法》,其中規定醫療事故的鑒定機構是衛生行政部門管理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委員會,而其鑒定的對象則是其管理的各個醫院,有人將這形象地稱為“老子”鑒定“兒子”,其公信力受到質疑。2002年9月1日起施行的《醫療事故處理條例》雖規定由醫學會組織醫學專家和法醫專家共同組成專家組對醫患糾紛進行技術鑒定,但實際上參加鑒定的專家基本上仍由各醫療部門中的知名專家組成。   記者回顧了近年來公開報道的一些醫患糾紛事件后發現,醫療部門和醫療事故鑒定機構之間一旦形成利益共生關系,常常使醫療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線也面臨失守的窘境。   在這起案例中,盡管醫學會的管理者--麗水市衛生局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參與麗水醫學會事故鑒定的專家都是從醫學會的專家庫中隨機抽取,并遵循回避原則的。然而,患者的女婿周慧平認為,鑒定機構和醫院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大部分專家直接來自當地縣以上的醫療部門,這種兄弟鑒定兄弟的方式難以保證客觀、公正,患方要討回公道更是難上加難。   有關專家認為,目前在醫患糾紛中,醫學會并不是一個真正獨立的中介機構。由于人員和經費的嚴重不足,醫學會必須依賴醫療機構的贊助,同時又要接受當地衛生行政管理部門的直接領導。醫院出事,醫學會滅火往往成為一種默契的安排。   輿論普遍認為,醫患關系要回歸和諧之路,首先必須具備中立的醫療鑒定機構,機構的中立才有結論的公正。同時,現行的法律法規對醫療事故鑒定機構違規行為的制裁還是空白,醫療事故鑒定本身也需要進行嚴格的鑒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